0731-85137865

新闻动态 / NEWS
通知公告
分会动态
行业动态
媒体报道
赛事资讯
联系我们


电子竞技分会业务部: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雀园路568号长沙国家广告产业园主楼2层

电话:0731-85137865

邮箱:gongxin@chinaesa.org.cn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 异军突起的“游戏陪练”产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异军突起的“游戏陪练”产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日期:2020-05-11 作者:新浪游戏

2020年,一场突发的疫情,不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也令众多行业跨入了“寒冬”,甚至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但在各行各业的哀嚎声中,某些产业却异军突起。其中,线上“游戏陪练”,正是在疫情期间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的行业之一。

其实,“游戏陪练”并非是乍现的全新概念,早在此之前,“游戏陪练”的前身——“游戏陪玩”就已经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备受业内人士的关注。同时,随着电子竞技产业的持续火爆,“游戏陪玩”市场也逐渐成为投资客眼中的“香饽饽”,以及众多年轻人青睐的职业选择之一。

但由于“游戏陪玩”市场的不规范化以及诸多的行业乱象的产生,加之“陪玩”对于部分玩家的专业性需求无法满足,“游戏陪玩”始终难以被社会大众所认可,成为社会主流。

然而,疫情的突发,极大刺激了玩家“陪练”需求的增加,在此背景下,不仅让这个原本还尚处于摸索阶段的全新产业得到了更快的发展,并且还滋生出了新的业态,“游戏陪玩”到“游戏陪练”的演变,可以说让更多的投资者看到,其在朝着更加规范化的道路前进的同时,发展空间也将愈发广阔。

疫情催生“游戏陪练”产业 迎来发展机遇期

在“游戏陪练”产业的背后,不得不提及电子竞技市场的发展,后者的火爆之势可谓对“游戏陪练”产业带来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以及积极的影响。

2019年,人社部确认电子竞技员成为一门正式职业,而“电子竞技员”其中一类则为“进行专业化的电子竞技项目陪练及代打活动”。

“游戏陪练”,可以说在“陪玩”的基础上,丰富了了对于玩家的各项需求,其中包括技术型陪练以及社交型陪练。而随着玩家呈现出更加年轻化的趋势,对于游戏技能的追求表现出极大的欲望,不再仅仅满足于“陪玩”所能达到的聊天抒发心情的阶段,“游戏陪练”也愈发受到关注。

据微热点(wrd.cn)数据统计显示,用户在选择陪练时,“交友”成为首要目的,热度为1.43,其次是“学习技术”和“提高胜率”,热度分别为1.22和0.75。

同时,游戏陪练的热门游戏可发现,《英雄联盟》以5.47的热度成为端游中的TOP1,而射击类游戏《绝地求生》、《穿越火线》和《守望先锋》则位列其后。同时,《王者荣耀》成为手机游戏陪练行业中的TOP1,热度指数为5.51,可以看出多人竞技MOBA类游戏在游戏陪练行业中较受欢迎。

而根据《游戏陪练白皮书》显示,95后的年轻一代更愿意找游戏陪练,且游戏陪练多分布于北上广深等城市。

同时,在“月入上万”的吸引下,大量年轻的游戏爱好者也开始涌入陪练行业。据比心陪玩App发布的最新数据,目前全国有超过3000万游戏玩家用户,超过300万平台认证的游戏陪玩大神,其中已有近150万人通过游戏技能分享赚取到收入,全职陪玩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陪玩平均月收入2929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定价最高的游戏陪练大神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陪练《云顶之弈》收费 666 元/小时。

而在疫情期间,“游戏陪练”产业向好发展态势更加明显。

据相关媒体平台报道,疫情期间,“游戏教练”课程大增。游戏教练泰勒·海姆

在接受采访时说:“疫情期间,订单翻倍,价格从每小时15美元提到了25美元,但还是排满了。”

而担任视频游戏教练已有两年的一名从业者在接受CNN Business采访时称,他决定在3月将游戏教练的兼职变成全职。他还透露在过去三周中,赢得了1300美元。

特雷弗·安德鲁斯是一位音乐老师和演奏家,由于疫情的影响,他的交响表演在3月下旬被取消,同时他自己的私人课程也被迫取消。因此,他决定从古典音乐转向教在线客户如何玩游戏。“疫情导致我的交响乐演出取消,我就改行做游戏教练啦!我现在每小时收费25美元,三个小时60美元。我在三月份获得了500美元的收入,这笔钱还不足以维持生计,但我希望随着继续提升自己的水平,增加我的收入。”

欧洲游戏平台GamerCoach对CNN Business表示,自3月份人们开始居家隔离以来,其销售额增长了60%。而一个名为Gamer Sensei的平台称,其会根据教练的宣称成绩进行核实。该公司表示,在3月份的最后两周内,该网站用户消费已经增加了50%。

边打游戏边赚钱 “神仙职业”真的无风险?

正如上文所说,作为一种新型的职业,在“月入上万”的吸引下,大量的年轻人开始将“游戏陪练”纳入职业规划中。

据媒体报道,近日,某应届毕业生冯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应聘游戏陪练后,不但工作没找到,反倒被骗了数百元。实际上,游戏陪玩行业中的“猫腻”远不止于此。

在有人月入过万的景象背后,殊不知,这个全新的行业还隐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艰辛与心酸。而对于相关企业和平台而言,如何面对及处理违规转单、行业缺乏监管等问题,也值得思考。

值得一提的是,“游戏陪练”行业头部效益非常明显,在一些游戏陪练平台,排名靠前的陪练师的确可以获得上万月收入,但底部的陪练师却鲜少被关注。

而大多数的年轻人被“陪玩、陪练月入过万”、“企业估值过亿”等故事所吸引,从而失去了对自我能力的判断。但坦白来说,大多数在当下已获得成功的头部陪练师,通常也是热门的电竞主播,在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气之后,在陪练行业才得以拥有崭露头角的机会。

“游戏陪练”并非低门槛的行业,对于想要从事于该行业的人员来说,如何提升用户体验,减少行业乱象,同时在规范化行业的同时,不断迎合市场以及大众的需求,还需要业内从业者付出更大的努力。

虽然市场的潜力无穷,但作为一个尚在发展中的全新行业,“游戏陪练”,的确值得再多多练一练。

来源:新浪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浪游戏频道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

1、 网站注明“来源: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的所有作品,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提供的资料如与相关纸质文本不符,以纸质文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