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85137865

新闻动态 / NEWS
通知公告
分会动态
行业动态
媒体报道
赛事资讯
联系我们

电子竞技分会行政部: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27号工业和信息化部万寿路机关


电子竞技分会业务部: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雀园路568号长沙国家广告产业园主楼2层

电话:0731-85137865

邮箱:gongxin@chinaesa.org.cn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 收入上升但产能缩减,全球游戏行业近期增长背后的隐忧

收入上升但产能缩减,全球游戏行业近期增长背后的隐忧

日期:2020-04-26 作者:新浪游戏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的环境下,游戏显然是受到影响较小的行业之一。

甚至从近期的一些数据来看,游戏主机硬件、游戏销量收入纷纷迎来了近期的高点,部分著名游戏系列的新作,还打破了以往的销量记录。

但与此同时,繁荣的数字背后也潜藏着隐忧。

游戏产业受到的影响,只是没有直接地表现在表面上。近期一些收入上可观的数据也可能只是暂时的,随着不少工厂停工、部分公司停业,游戏销售依赖的供应链、物流都会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居家远程办公带来了各种工作产出上的困难,还有如动捕、配音一类特殊的开发环节也不得不暂停。

《纽约时报》采访了多家工作室和多名开发者,他们讲述了游戏行业正在面临的挑战。以下是《纽约时报》原文。

独立游戏厂商Larian位于比利时的根特,以《神界:原罪》系列和正在开发中的《博德之门3》而闻名。在开始社交隔离、居家办公的早期,Larian公司内的士气都很高,设计师和程序员,各个岗位远程工作的员工都还保持着常态(Larian有300名员工,来自5个不同的国家)——在家里继续给游戏设计关卡、编写代码。

Larian正在研发的《博德之门3》当中的场景,游戏行业的前景没有这么荒凉,但如果产出继续受到影响的话,情况有可能会恶化下去。

“居家的第一周一切顺利。”公司的CEO Swen Vincke说,“大家都很清楚需要做什么,切换到在家办公模式没什么问题。”

但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背景下,进入到居家办公的第二、第三周,Larian开始遇到一些问题了。

有些家长不得不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一些员工的工作时长受到了限制,或是不得不在非工作时间办公。这就造成了一些沟通上的困难,同时也影响到了日常产出。同时,随着Larian一些外部合作方开始关闭公司或远程办公,很多事情都开始慢下来了。

“我们注意到,开会的时候团队的负责人都表现出了更多的压力。”Vincke说,“我们每周有大量时间要单纯花在沟通上,去组织各种事、给团队指出方向。”

大幅上涨的游戏销售额

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电子游戏看起来是个理想的产业。世界上的多数国家、城市都在要求居民居家隔离,来平缓疫情曲线。在长期居家的这种情况下,人们转向了游戏。

三月中旬发售的《毁灭战士:永恒》,见证了整个系列有史以来最好的周末销量。《动物森友会》新作则打破了整个系列以往的销量记录,并且发展成了一种文化现象。ESPN的数据显示,游戏、电竞的直播网站都迎来了播放量的上涨。Streamlabs的数据显示,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Twitch平台的观看时长首次超过了30亿小时。

“(居家隔离的这段时间)游戏成了人们转移注意力的一种选择。”游戏销量统计机构N.P.D。的分析师Mat Piscatella说,“一些游戏的销量打破了系列以往的记录。”

新品纷纷延期,远程办公形同加班

但在不少游戏的销量打破记录的同时,一些游戏厂商也面临着挑战。其中有开发方,也有索尼、微软等硬件制造商。

《Drake Hollow》中的截图,这款游戏来自波士顿的独立工作室Molasses Flood,只有数字版,他们仍然希望游戏能在6月按时上线。

目前全球有不少和游戏相关的工厂、公司都处于关闭停工的状态,很多游戏公司远程办公的员工也需要协调照顾家人和工作之间的矛盾。这些成了游戏行业内的“新常态”。

在这种环境中,对于想要在今年发售的游戏主机、想在今年上线的游戏来说,怎样应对这些可能延续几周甚至数月的考验,也就成了问题。

在本月早期,索尼就宣布了《最后生还者2》的发售日期从5月29推改为无限期延期的状态。对此,负责游戏开发的工作室顽皮狗表示,延期是由于印制、运输和实体游戏的销售等环节都遇到了困难。

目前的情况是,工厂停工,分发、销售渠道无法正常运行,GamesStop等一些实体游戏商店减少库存甚至关停,索尼担心实体版本的销售会因此受到影响。

索尼不是唯一一家受到影响的游戏厂商,亚马逊的多人游戏《New World》上线日期,也从今年春天推迟到了八月。对此,亚马逊在声明中解释称,这是为了“在长期远程办公的工作状态下达到原本的质量预期”。

同样的,Square Enix也不得不宣布《最终幻想14》的大型更新将会延期。微软旗下工作室的末世题材RPG《废土3》(Wasteland 3),上线时间也从5月19日推迟到了8月28日。其开发方解释称,这是由于遇到了“后勤/物流方面的新问题”。

也有一些大公司对于新环境适应得不错,作为大型的跨国公司,育碧有17000名员工分布在全球55家工作室中,而随着不同国家进入到封锁状态,可以将不同的员工分配到不同项目。

“我们把一部分QA的工作从印度转移到了中国,因为普钠的员工转入了远程办公状态。”育碧的CEO Yves Guillemot说,“我们也从中国分公司学到了很多,他们最先进入远程办公阶段,并且和我们分享了有用的经验。”

Molasses Flood是一家位于波士顿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工作室的总裁Forrest Dowling称,他仍然希望能在6月准时上线他们的新游戏《Drake Hollow》。这是一款多人在线游戏,只提供数字版。Dowling的公司有更多的灵活度,“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正在试着用每周前进一步的方式逐渐解决问题。”Dowling说。

不过相比之下,Dowling更担心员工在这种特殊时期的精神状况。他把疫情期间的(远程)工作和加班做了比较,“超时工作、漫长的工期,这在游戏行业很普遍。”

“我觉得这会让人们逐渐耗尽精力,”Dowling说,“从集中注意力的角度来看,这和我加班时候的状态很像。”

延期乃至宣布取消的游戏展会,也对游戏产品发布造成了影响。这之前Dowling原本打算在GDC上展出自家的游戏。但随着GDC取消了原定的计划,游戏在展会上的曝光机会也随之而去了。

宣布取消的不止是GDC,每年一度的E3,原本也是游戏大作集中公布的重要场合,今年E3宣布取消之后,一些大型游戏发行商在想办法寻找一种替代的形式。

一些原本仰仗于这些展会和活动,来展开市场营销或是融资的开发者,发现自己陷入了危机之中。Jukka Laakso是芬兰游戏公司Rival Games的CEO,4月10日他发表了一篇博客,宣布将关闭公司。之前公司就处在挣扎中,Laakso说,但是疫情的出现让他们失去了方向,觉得前途渺茫、没法找到出路。

Josh Regan是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他原本打算在6月12好发型自己的策略游戏《Warborn》。看到《最后生还者2》和其他一些大作纷纷宣布延期,他变得紧张起来。

“我猜这对一些独立游戏而言意味着更多的曝光空间,但我也觉得大家都会开始担心收入问题。”Regan说,“可以说,现在这个阶段在做游戏,会觉得很奇怪。”他也提到,自己可能会推迟实体版游戏的发售,先在线上平台推出游戏的数字版。

今年游戏产业要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要通过平台的审核。这是微软、索尼和任天堂三家主机平台的规定流程。游戏厂商在Xbox、PS或是NS平台发布游戏之前,必须先通过这些审核,以确保游戏没有违反规定的内容或漏洞。

不过目前,这些公司里有资质审核的人员都在远程办公,这也就带来了一些安全性和工作量的问题。一些开发者担心,目前各项事务都要花费比平时更长的时间,可能会导致一些(审核)积压的情况。

Popagenda是一家帮中小开发者做发行的公司,其联合创始人Geneviève St-Onge提到,她通常会建议客户在游戏发售前留出4~6周的预留期,而现在疫情出现后,她开始告诉客户要留出8到10周的时间。

“我们现在都特别谨慎。”St-Onge说,“我们不知道事情什么时候会出现转机。”

对新主机的担忧:主机准时与否会影响整个行业

波士顿举办的Pax East上,一位工作人员正在擦拭NS手柄

疫情对游戏行业影响最大的经济影响,可能还是在索尼和微软新主机的发布上。对于下一代PlayStation和Xbox的发售,索尼和微软都已经规划了很久。主机的更新换代通常是7~8年的周期,并且会吸引大规模的行业关注。

很多原计划在今年发售的游戏,都是围绕着这两大主机平台来规划日期的。EA、育碧这样的公司,都针对PS5和Xbox Series X规划了相应的游戏上线周期。目前微软和索尼都声称主机相关的工作仍在进行当中,但是在公司内部,他们都在紧盯着时间。

“新游戏是驱动市场前进的关键。”N.P.D。的分析师Piscatella说,“如果主机的发售延期了,那么毫无疑问,我们会看到整个市场都受到影响。”

育碧的CEO Yves Guillemot说到,微软和索尼都保证了他们能够继续使用新一代的开发硬件。即便公司员工都在远程办公,他们也能在家里参与到次世代主机游戏的开发中。当然他也表示,如果主机的上线日期有变,他们会推迟这些游戏的发售日期。

“我们目前还没看到有什么会影响到我们的时间规划,但同时我们也和各个合作伙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以在情况有变的时候及时作出调整。”Guillemot说。

如果全球各地的隔离政策持续到今年夏天,那么对于原计划在今年秋天发售的游戏,延期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当然,这其中可能不包括一些每年固定发售的游戏,比如《使命召唤》系列, 动视从2005年开始就一直在每个秋天上线新作;EA的《Madden》系列,也都会在每年8月发布新游。

两位不具名的开发人员透露,他们的游戏项目进度也遇到了问题,主要是因为项目在中国、印度等地的外包业务产能受到了影响。不过他们所在的游戏项目没有选择延期,而是在削减游戏内容,试图通过减少游戏关卡、任务量的形式,来赶上发售的deadline。

游戏开发的困难在于,并不是所有的内容都能在家中完成。比如动作捕捉,这是一个花费很高的开发环节,需要演员站在摄影棚里表演、模拟人物动作,再将录制下来的动作转化成游戏中能够用到的动作动画。

“对于这点我们没什么办法”,Larian的Vincke说,他希望能在保持社交隔离和消毒措施的同时,尽快恢复动作捕捉的工作。“我们希望能至少能组织起一些事情来。”

对于游戏行业的产出,另一个容易引起普遍担忧的是配音工作。“我们有一个项目录音录了一半。”8-4 Ltd。的联合创始人John Ricciardi说,他们公司主要负责本地化中的文本翻译工作,“还有两三个项目正排队等着开始,录到中途的这个项目只是暂时停止。其他的都延期了。”

Ricciardi也提到,配音演员的确可以在家配音,但配出来的声音效果很可能会前后不一致。尤其是在一部分游戏对话已经在录音棚里录好了的前提下。

Larian的下一款产品,是备受期待的RPG游戏《博德之门3》。根据Vincke的说法,他们仍在按部就班地开发,游戏预计会在今年内展开early access阶段的beta测试。

按照内部的统计,Larian的团队保持着日常工作时70%~80%的产出效率,至少目前是这样。

“开发工作仍然在继续,只是我们的速度暂时放缓了。”Vincke说道。

来源:游戏葡萄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声明:

1、 网站注明“来源: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的所有作品,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提供的资料如与相关纸质文本不符,以纸质文本为准。